游击战“将在人类战争史上演出空前伟大的一幕!”抗日战争初期,毛主席作出这一惊人的判断。不过他这一思想的形成和实践却经历了一番周折。

毛主席提出打游击战的时候有不少人反对,其中就有他十分器重的。坚持集中兵力打运动战,当毛主席知道他的想法后十分生气,以掌击桌,将桌上的茶杯都给掀翻了:“他这就是想表现自己,想当抗日英雄!”

1928年4月下旬,毛主席等人在井冈山茨坪开会。在会上慷慨陈词:“敌人来进攻,我们集中打敌人;敌人被打走了,我们就分散做群众的工作,打土豪分土地,组织赤卫队……”

当时毛主席还不认识,便问陈毅:“这是谁啊?”陈毅说:“这是28团1营的营长,树林子里三只虎。”

5月9日,这天是红四军“一打永新”的胜利日子,也是永新县政府成立的日子。这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毛主席、朱德、陈毅、王尔琢坐在庆祝会的主席台上,毛主席、朱德等人都讲了话。

会议结束后,陈毅带着来见毛主席。的衣服上满是尘土,他满脸谦卑地跟在陈毅的身后。陈毅向毛主席介绍说:“这位就是部队在敖山庙打胜仗的营长。”

那是发生在二月下旬的事情了,驻扎在衡阳的第19军军长胡宗驿派兵向朱德、陈毅所在的耒阳城发起进攻。朱德和陈毅避其锋芒,主动撤出耒阳。当胡宗驿部占领耒阳后,得知朱德和陈毅在东乡敖山庙,便派出500兵力偷袭的第2连,从而进攻敖山庙。

知道这件事后,连忙命令战士们将庙里的猪肉搬到庙门外堆着,引诱敌军进入口袋,将其消灭。天刚黑,就在敖山庙四周部署了伏兵,耒阳县委组织的200名农民武装也埋伏在三面山头上,准备袭击敌军。

到了晚上,敌营长率部来偷袭我军,然而当他们到了敖山庙却只见猪肉不见红军,他们以为红军害怕逃走了,便叫嚷着要在庙里煮猪肉吃。他们刚要将猪肉搬进庙,就听到周围响起了枪声,一时间慌忙逃窜。由于敌军营长被我军打死,敌军群龙无首,这些敌人很快被消灭。

3月20日,率领二连的战士们,在3000多名农民自卫军的配合下,一举攻进耒阳城。经过激烈的战斗,我军毙伤敌军60多人,缴获大量粮食、衣物和武器,也因此提升为一营营长。

就在这个时候,跑过来向毛主席敬礼:“毛委员好!”毛主席伸出手,紧紧地握住的手,说:“哦,是林营长啊,刚还听朱军长谈到你呢!”

朱德笑着说:“啊,刚才毛委员还夸你呢!”毛主席笑着说:“朱军长向我介绍了你,说你打五斗江表现得很出色,是个好干部。”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里是指朱德、毛主席井冈山会师后,永新城内赣敌27师杨如晦部兵分两路,向井冈山发起进攻。后来,黄坳一战,萧克率部大获全胜,但朱德却认为这一战暴露了敌军的企图,接下来的情况需要改变。

就在朱德思考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朱德后面:“朱军长!”朱德说:“哦,你来了,我们本来准备打遂川,但通过黄坳一战可以得知敌军的企图,看来计划得变,你有什么事快说。”

点点头,说:“是需要改变,我就是为这件事来找你的,我看遂川我们就不要去了。”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划着一些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标志,说:“我们可以挥师东进,直取五斗江。”

朱德说:“好好好,咱们真是不谋而合。你快去告诉王尔琢,再把二营长和三营长叫来,我们重新商量一下。”

在反击敌军偷袭的时候,的一营在5分钟内进入战壕,并用枪声提醒二、三营。经过一昼夜激烈的战斗,我军成功歼灭敌一营,并缴获不少。五斗江一战结束后,成功打乱敌军杨如晦的阵脚,我军解放了永新县城。

听到毛主席夸奖自己,谦虚地说:“谢谢毛委员,也谢谢朱军长!”毛主席问他:“你今年有20岁了吧?”伸出一个手指头,表示自己21了。

毛主席看后笑着说:“才21岁啊,还是个娃娃嘛!以后有得仗打,有得事做!我真羡慕你们这个年龄啊!”一旁的陈毅说:“他是黄埔4期生,打过很多胜仗呢!”

紧接着陈毅又向毛主席介绍了之前打过的胜仗,毛主席听后很是高兴,说:“好好好,年轻人能打仗!”也十分高兴,他邀请毛主席给一营的战士讲话,毛主席欣然同意。

讲话结束后,又和毛主席谈了一阵。此时毛主席才知道,原来是林育南、林育英的堂弟,他感叹道:“好几年前,我就在武汉利群书社认识了你那两位堂哥,他们很有才华,干得很不错!”

毛主席初识,对他的印象很不错,认为他年轻,思想敏锐,又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带部队很有一套,如果好好培养的话,必定能担重任……

全面抗战爆发后,军在正面战场浴血奋战,但却频频丢失城池,接连失利。此时,我军只有4万人,那么我们该如何在战场中显示出自己的能力呢?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毛主席在窑洞内不断思考着。众所周知毛主席是非常喜欢看书的,因此他的床头堆满了列宁、斯大林等人的论著。他精心琢磨中外兵家著作的精华,最终构思出一个课题:抗日战争和之前的战争不同,想要获得胜利,必须要发动群众,实施游击战。

1937年8月1日,毛主席给正在陕西参加高级干部会议的周恩来、博古发去电报,提出红军作战原则:“在整个战略方针下,执行独立自主的分散作战的游击战争……只有这样才能发挥我们红军的长处,给日军打击。”

8月4日,毛主席又给周恩来、朱德、三人发去电报,要求他们在南京召开的国防会议上就“红军参战问题”向提出建议:“抗日战争要实行正规战和游击战相配合的方针,红军的作战主要采取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

8月5日,毛主席再次发去电报,明确指出:“红军在抗战中所担负的作战任务是独立自主的游击运动战;侧面钳制和打击是正确的,不应该正面作战;要按照实际情况使用兵力。”

然而毛主席的想法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支持的,当他的意见传到云阳红军总部的时候,参加会议的不少将领都感到十分疑惑:这是什么作战方针?

八路军即将出征,但指战员却在战略方针的认识上存在比较大的分歧,这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毛主席当即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作战问题,地点就在洛川,这也是比较著名的洛川会议。

8月20日,毛主席从延安出发,前往洛川。洛川位于延安和西安之间,去这里开会的话将领们能节省一两天的时间。在那个时候,时间就是胜利。因此毛主席亲自带头南下洛川,为即将打仗的红军战士们在时间观念上做个榜样。

前来参加会议的有毛主席、周恩来等22位领导。除了留在云阳红军总部主持工作、罗荣桓率部东进没有到场外,其余能来的都来了。

会议从8月22日开到25日,讨论非常激烈。一些同志提出:“红军时代的游击战过时了,我们还是建议以运动战为主,配合军队多打大仗,扩大其影响。”

还有同志提出:“兵力最好不要分散,集中起来比较好。”有人说:“在出兵问题上,我们还是早出兵,而且全部开出去……”

“我们不能低估、看轻日军,和日军作战,不能局限于过去和军队作战的那一套老办法。更何况我们不管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都是有限的,这场仗打下去了,下一场怎么办?所以,红军的战略方针应当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

朱德同意毛主席的意见,他也主张早上前线,谨慎用兵,广泛开展游击战。但同时朱德也提出疑问:“不打大仗的话,会怎么说我们?人们群众会怎么说?外界舆论又会怎么说呢?”

“当时有很多人没有把敌后游击战争提到战略上来认识,对于同志提出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这个方针,认识也是比较模糊的。我们没有真正认识到这是长期坚持敌后抗日战争的正确方针,我当时对‘运动战’和‘游击战’这两个概念的主次也是比较模糊的……”

经过激烈的讨论,大家对党对红军的领导、独立自主的指挥原则和红军担负的任务都表示赞同。但究竟是该采取山地游击战,还是运动战,大家仍存在分歧。不过由于急着出兵,这个问题没有再继续讨论。

1937年8月30日,毛主席从洛川返回延安。当时八路军主力已经改编完毕了,将领们也陆续前往华北。毛主席所关心的就是前方战士们能否坚定不移地执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

9月14日,已经率部抵达山西平型关前线的,给八路军总部朱德、彭德怀发去电报,他提出:“以一个多旅的兵力在平型关袭击日军,以配合阎锡山的正面作战。”

朱德等人收到的电报后,当即转报给毛主席。毛主席于16日给发去电报:“我军应该坚持既定方针,用游击战斗配合友军作战。这一方针在京和蒋、何决定,基本不应动此方针。”

电报发出后,毛主席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第二天再次给彭德怀、任弼时、等人发去电报:“八路军此时是支队性质,不起决战的决定作用……”

但非常可惜的是,毛主席这两封电报没能说服。9月18日,根据前方战局向毛主席回电:“在敌军目前进攻的情况下,我先头旅应该以作战灭敌为主要任务。”

还强调说:“目前军民正在看我军直接参战,如果我军参战兵力太少的话,则会令大家失望。目前要以打仗、捉俘虏来提高军民抗战信心,提高党和红军的威信。”

毛主席收到的电报是非常生气的,他说:“还在坚持集中兵力打运动战!他就是想表现自己,想当抗日英雄!”毛主席生气到以掌击桌,以致于把一杯刚泡好的茶水给掀翻了。

是从115师所处的前方实际出发,时间和地点都对我军有利,且具有重大政治意义,他主张在平型关打一次打仗;毛主席则是从八路军本身实际情况和战略全局出发,主张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创建敌后根据地上,尽量避免以主力和日军正面作战。因为那样既不能从根本上阻止日军进攻,也不利八路军的壮大和发展。

9月21日,毛主席身为主帅充分考虑了前线将领等人的意见,发电给彭德怀,表示同意将一个旅的兵力暂时集中打仗,但同时也指出:“如果很长时间没有找到合适的事迹,仍将中心转向群众工作。”

毛主席虽然有条件地接受了的意见,但他还是担心没有放弃坚持运动战的观点,他叮嘱彭德怀一定要做好等人的思想工作。除此之外,毛主席还分析了敌军、军和我军三方的形势:“今天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决定作用,而又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在这种拿手好戏中一定会起决定作用,这才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

在得到毛主席的批准后,9月23日,八路军总部向下达了“侧击平型关敌军”的作战命令。24日,、调兵,并做好战斗部署。25日上午,随着平型关战斗打响,我军一举歼灭敌军1000余人,击毁敌军上百辆汽车、200多辆大车。

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出师华北地区前线打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我国抗战开始以来取得的第一个大胜仗。一夜之间成为抗日英雄,他的名字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存在。

在延安的毛主席得知平型关大捷后也是非常高兴的,他当即致电前方庆贺这一胜利。9月29日,毛主席致电周恩来、任弼时、朱德、彭德怀,他在电报中对八路军作战方针作了新的表述:“根本方针是争取群众,组织群众的游击战。在这个总方针下,实行有条件的集中作战。”

后来在《论持久战》中,毛主席把八路军作战原则定为:“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很显然,毛主席吸取了指挥平型关战役的新经验。

从这里足以看出,毛主席对事态的发展既比他人先见一着,谋高一筹,同时又善于吸收别人的新经验,提出更加贴合实际的对策。

平型关大捷后,不幸被友军误伤,随后去苏联治病。4年后,伤愈回国。1942年2月13日,当毛主席听说回延安的消息后,内心十分高兴,当即决定下山去迎接。

这天一大早,师哲从窑洞出来,和毛主席不期而遇。主席正向上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对师哲说:“回来了,我要去接他。”

朱总司令从前线回来,恩来、弼时从苏联回来,主席都没有亲自迎接。恩来1940年回到延安的前一天,在甘泉和主席通过电话,第二天早上八九点,主席还在睡觉,只有李富春同志前去迎接,而且主要是接他的夫人蔡畅。如今毛主席竟然亲自迎接比朱老总、恩来和弼时地位低得多的青年……

毛主席接到后,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直到走进窑洞才放开。两人进入毛主席的窑洞后,主席还吩咐伙房给搞饭吃,还让住在杨家岭,因为这样离他近。

从师哲这段回忆中可以看出,毛主席并没有因为在战略上意见不同,而对有不满的情绪,他对还是非常偏爱的。偏爱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在毛主席的眼中,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辽沈战役结束后,解放华北成为毛主席和军委需要考虑的中心问题。解放华北主要就是消灭在华北的两个战略集团,分别是傅作义集团和阎锡山集团。为了彻底解决华北问题,毛主席决定先解决阎锡山部,再解决傅作义部。

然而就在华北军区加紧行动,东北野战军开始修正的时候,毛主席和军委获得方面有放弃平津的企图。于是经过讨论后决定,改变原定的先阎后傅的作战顺序,先歼灭傅作义集团,夺取平津,后解决太原、归绥。

为了稳住傅作义集团留在平津地区,军委决定杨、李兵团停止攻击归绥。但非常可惜的是这一办法似乎没能达到留住傅作义部的目的,作战经验丰富的看出了其中的问题。

太原的阎锡山虽然不属于傅作义集团,但他们之前却同属一系。打下太原,必定会令傅作义惊恐不安,对留住傅作义部也是非常不利的。因此、罗荣桓和刘亚楼三人联名给军委发去电报,建议不攻打太原。

毛主席收到电报后,觉得他们提出的先不攻打太原很有道理,但对等人提出的“包围张家口、保定”的建议却觉得不行。毛主席认为:

“可以停止对太原的攻击,但要华北徐、周兵团放弃十万人近一个多月苦战攻占的阵地,而去张家口担负包围任务。一来阎锡山部将出城滥扰;二来部队情绪上转变不过来;三来我军还没有到张家口,但张家口的敌人却因恐惧事先逃走。”

在这一情况下,毛主席认为等人还是早考虑入关比较好,还是在东北完成休整计划然后入关比较好。因此,毛主席只同意停止攻打太原,却没有同意包围张家口和保定。

在平津战役第二阶段中,毛主席原本想的是先打两头后取中间,也就是北打新保安,南打塘沽,最后夺取北平。但令人意外的是,北面捷报频频传出,南面却没有一点动静。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在先打塘沽还是先打天津上,毛主席和再次产生了分歧。

主张先攻打天津,是因为他担心塘沽之战不能速战速决,很有可能会引起平津两地之敌趁机突围。再者说,从塘沽的地形来看,速战速决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此致电军委:

“平津之敌突围象征太多,塘沽、大沽目前水的阻碍太大,兵力用不上,因此对两沽进攻的时间应推迟才是。”

对于的建议,毛主席是十分重视的,他同意关于缓攻塘沽的意见,并决定改变之前的想法。毛主席决定除了12纵队主力监视塘沽敌人外,其余兵力转向天津,防止敌军突围。

1949年元旦过后,东北野战军开始扫除天津外围的作战。1月12日,毛主席针对傅作义不愿接受和平改编的情况,指示林罗刘三人:“你们应准备于14日攻击天津。”

经过激烈的战斗,率部全歼天津守敌。天津解放后,塘沽守敌自知大势已去,便于17日乘船南逃。得知这一情况后,连忙派出东北野战军第12纵队去追击,成功歼灭3000余人,解放塘沽。

毛主席和在战争年代对某些战争存在着一定的分歧,但主席能听取他人的意见,坚持正确的事情,这也是我军频频获得胜利的重要原因。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