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匈牙利结束了自俄乌开战以来欧洲第一场关键选举,结果出乎此前各方预料:现任总理奥尔班和他的青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其第四个执政任期。选前一度在民调中表现强势的反对派联盟最终仅获得议会不足三分之一席位,而青民盟不仅赢得了选举,还保住了议会多数地位。

4月5日开始,在国内站稳了脚跟的奥尔班迅速释出一系列敏感外交表态,首先由外交部长召见了乌克兰驻匈牙利大使,要求对方“停止对匈牙利的侮辱”,随后又称匈牙利正在考虑顺应莫斯科要求,使用卢布结算俄罗斯油气——在斯洛伐克态度反转以后,匈牙利成了欧盟在卢布结算问题上反水的第一个国家。

4月6日,奥尔班又暗示称,他将会阻挠欧盟更进一步的对俄制裁——过去八年,匈牙利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在欧盟和北约内部的最重要盟友,看起来如今重获民意背书的奥尔班仍打算将这个旧人设坚持到底。

与此同时,欧盟也没有闲着。4月5日,欧盟委员会启动了正式扣留原本提供给匈牙利的欧盟资金的处分程序,这笔钱早在今年1月就已因腐败疑云而被暂时停发,如今,匈牙利成了欧盟从未使用过的内部处分程序的第一个应用对象。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莱恩在当天召开的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称,“我们非常清楚问题在于腐败。”

欧盟驻匈牙利代表团团长贾维尔·贝内德克4月6日进一步在媒体采访中称,欧盟还在考虑对匈牙利启动欧盟协议第七条(中止成员国权利),以暂停其在欧盟理事会内的投票资格——这一程序在此前始终无法通过投票,但如今,据贝内德克所说,欧盟与匈牙利旧盟友波兰的谈判已经启动,这对欧盟框架内曾经的右翼盟友,在过去四十天里已经因为俄乌战争而走到了关系破裂的边缘。

战争的第四十天,奥尔班赢得了自己的第四个任期,但无论是对他,对匈牙利,或是对整个欧洲而言,未来都还远未明朗。

不同于自开战第一刻起就迅即站定了立场的中欧伙伴捷克与波兰,匈牙利在俄罗斯、乌克兰、欧盟和中东欧地区的角色都要更为模糊,也更为微妙。开战之初,匈牙利在不直接指责普京的条件下首先委婉地对战争表示了谴责,2月27号,波兰总统杜达在自己的社交媒体页面上代替匈牙利首先宣布了布达佩斯对于欧盟SWIFT制裁的支持,而直到如今箭在弦上的第五轮制裁之前,奥尔班也没有在任何一次欧盟对俄制裁中敢于投出反对票。

与此同时,在近月来欧盟和全球图穷匕见式外交气氛的笼罩下,匈牙利也已经无法继续其隐身策略,而不得不一再释出明确表态:尽管不同意提供、也不愿让其他国家经由本国领土向乌克兰输送武器,但匈牙利向乌克兰难民敞开了大门,同时也向北约的驻军计划开放了国家西部领土。

按照匈牙利政府估计,截至4月匈牙利已经接收了大约50万乌克兰难民,这对此前严控难民的匈牙利而言不可谓不是关键变化,但在此期间,匈牙利的唯一盟友波兰已经成为乌克兰在欧盟最重要的支持者甚至是代言人,而其他匈牙利的伙伴国家,包括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都已经或主动或被动地成了乌克兰战场的大后方。匈牙利,在西接奥地利,南靠塞尔维亚的地理位置上,与这两个国家一起连成了欧洲对俄乌战争态度更为暧昧的一角,但也在同时,将匈牙利变成了唯一一个没有投入到俄乌战争中的乌克兰邻国。

这也是奥尔班在他竞选期间释出的最明确信息:他试图向选民保证,他不会将匈牙利推到“欧洲——普京”的二选一题目面前。

4月5日,奥尔班在一场庆祝胜选的集会上表示,对于匈牙利而言爱国主义不属于过去但属于未来,“我们不需要依靠帝国来联系在一起,或是成为它们的一部分。”这指的并非俄罗斯帝国或属于匈牙利历史的奥匈帝国,而是由欧盟所代表的“欧洲帝国”——奥尔班一直坚持对外表示,布达佩斯有与布鲁塞尔并不完全一致的自己的利益,而他将为这一国家利益而战。

奥尔班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尽管一直试图强调自己有别于布鲁塞尔的独立地位,但如今匈牙利的国家运转与经济稳定,都需要依靠欧盟资金的直接支持。

在经济学家看来,匈牙利以及其所在的中欧地区经济体是冷战结束后“新生”资本主义梦想破灭的典型例子:尽管九十年代的经济转型依靠大量外国直接投资而在其发展初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依赖型市场经济”光环逐渐减退,而问题不断暴露:匈牙利并未由此成为欧洲发达经济体中的一员。2007年,匈牙利是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最高的国家,但这给匈牙利带来的却是世界金融危机中异常脆弱的抗风险能力,和各行各业高达80%甚至90%的外资控制比例。

对外资的依赖限制了匈牙利结构性改革的可操作空间,在其对立面,则助长了在1997-2006年高速发展期间被经济增速甩在身后的普通人群中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浪潮。金融危机后的几年,对于全球化的不满迅速成为匈牙利民意主流,2010年,以“经济自治”为竞选纲领的右翼政党青民盟赢得了议会选举,奥尔班也由此开始了他的总理之路。

青民盟执政后的十年,奥尔班一手推动了“投资增长计划”以降低匈牙利经济对于投机性外国直接投资的依赖水平,但与之同时,用来填补缺口的则是政府债务和来自欧盟的资金。2018年的一项分析表明,匈牙利是全欧盟对欧盟资金依赖性最强的国家之一,以总量计算位居第二(居首的波兰人口是匈牙利的四倍),以人均计算则居于第三(次于卢森堡和立陶宛)。

2017年,匈牙利总理办公室公布的一项由毕马威和匈牙利经济分析机构GKI共同完成的研究则显示,欧盟资金在2006到2015年期间,为匈牙利GDP贡献了高达2.8%的增长——在此期间匈牙利实际GDP增长了4.6%,但如果没有欧盟资金,这一数字将为1.8%,其中投资领域将面临超过30%的毁灭性收缩。

但无论如何,成功避免了国内经济灾难(尽管用的是欧盟的钱)的奥尔班雄心勃勃地开始了他对于匈牙利的全面改造,推行与欧洲主流截然相反的保守“家庭价值观”和确保对于基本燃料等生活物资的低价供应,是奥尔班政府过去十年来最重要的组合拳:匈牙利自2013年开始冻结零售燃料价格,差价由国家财政补足,同时启动的“家庭价值观”则逐渐将反对同性恋变成了一种政治基本立场。在此基础上,奥尔班的确在方方面面都逐渐树立起了匈牙利的“独立”形象,尽管对于布鲁塞尔来说它更像是一个“刺头”:在谷歌搜索里,对于“匈牙利”与“欧盟”关键词的最热联想是:为什么匈牙利仍然留在欧盟?

但事实上,匈牙利不仅不能离开欧盟,在最近两年,它还需要欧盟马上提高资金注入水平,以帮助它再一次避免可能的经济灾难:匈牙利也是新冠大流行期间欧盟受到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政府赤字在2020年达到了GDP的9%,政府债务则达到了总GDP的81.2%的破纪录水平。过去一年多,由于燃料市场价飞涨,匈牙利国有公用事业公司MVM陷入前所未有的巨额亏损,乃至于需要国家财政的高额补贴来维持公司正常运行,而与之同时,匈牙利国内的通胀水平又在全欧首屈一指,近日其本币福林的贬值更加剧了这种压力。

根据目前的粗略估计,今年匈牙利为能源消费支付的总价可能高达6000亿匈牙利福林(15.7 亿欧元),是原本MVM原本预估数额的一倍有余,而财政预算中并未为这笔额外支出留出足够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来自俄罗斯的廉价石油和天然气不能不对奥尔班形成强烈诱惑,但另一方面,如何筹措资金仍然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

尽管为了“价值观问题”,匈牙利陷入与欧盟的笔墨官司已有几年,去年年底,新冠复苏基金也已被欧盟暂时扣留且前景并不明朗,但奥尔班政府在今年的预算案中,仍然预估了欧盟将会转账的支持资金并将之列为政府预期收入。今年2月,欧盟法院已经下达裁决,确定欧盟有权因基础价值观争议而扣留向特定国家的转移资金,3月底,奥尔班曾以庞大的乌克兰难民压力为由,要求欧盟立即释出被扣押的资金及贷款额度,以确保匈牙利能够继续进行难民安置工作,但这一诉求并未获得布鲁塞尔的及时响应。

如果欧盟在4月5日启动的处分程序最终生效,奥尔班将不得不面临如何在维持燃料低价政策的同时填补巨额财政赤字的生死之战,而如果欧盟还能更进一步,在2022年重启2018年起已经多次尝试过的、对匈牙利启动欧盟协议第七条的惩罚程序,这一在最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剥夺布达佩斯欧盟理事会表决权的举措还将直接摧毁刚刚连任的奥尔班的竞选承诺:这意味着,在欧洲与普京之间,匈牙利仍将不得不二者择一。

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奥尔班政府此前与普京之间的暧昧关系已经无法维持其“水下”状态,而是一再成为各方攻讦的对象,而此前匈牙利在欧盟唯一的铁杆盟友波兰,却在此同时成了欧洲牵动对乌援助的核心角色:短短一个多月,两个曾经的“边缘人”际遇天差地别,一个成了聚光灯下的主角,另一个却陷入了更为严重的孤立地位。

外交方面不断释出的风声让外界几乎可以看到这对盟友渐行渐远的全过程:自2月底波兰总统亲自出马、自匈牙利口中得到了关于swift制裁的让步之后,双方公开互动次数急剧下降。3月底,波兰与捷克拒绝参加原定于布达佩斯的防长会议,而包括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在内,华沙对于匈牙利亲俄立场的批评正日益公开化——尽管直到目前,波兰真正的实权人物、副总理和PiS党主席卡钦斯基还没有加入到公开批评匈牙利对俄立场的行动中来。

而二者的裂痕日益凸显,也将此前已经达成的政治平衡推入了不确定的前景。两国都在近年推动了诸多引起争议的国内改革,也都与欧盟发生多次外交对抗,在欧盟第七条的表决中,双方一直互为掩护,相互行使否决权——违规行为的认定需要除当事国之外的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这给了双方以腾挪空i间。

但在战争爆发之后,随着华沙与布鲁塞尔之间的关系迅速拉近,欧盟并不讳言他们打算在价值观问题上对波兰网开一面——按照欧盟驻匈牙利代表团团长贾维尔·贝内德克放出的消息,欧盟与波兰的谈判已经开始,目的正是制裁、或至少吓阻匈牙利采取进一步的亲俄举动。

仅就当前形势而言,这一利益交换条件仍并不成熟,波兰将不得不考虑在失去匈牙利的否决票之后,华沙会否成为布鲁塞尔锁定的下一个攻击目标,但无论如何,今天的奥尔班都有比此前更为艰难的钢丝要走:华沙、布鲁塞尔与莫斯科之间,还能容得下一个特立独行的匈牙利吗?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